您好,歡迎您瀏覽濟南玻璃隔斷官方網站! 主營:濟南玻璃隔斷|辦公室玻璃隔斷|濟南高隔間
濟南玻璃隔斷分隔
高品質環保玻璃隔斷專業生產商
打造綠色環保 安靜高雅的辦公環境
當前位置:主頁 > ?新聞 > 公司新聞 >

因玻璃隔斷斷裂,濟南一工人被玻璃隔斷半邊脖

文章來源:濟南玻璃隔斷?? 內容作者:辦公室玻璃隔斷?? 發布時間:2017-03-30 09:30?? 瀏覽次數:

返回:公司新聞

  濟南玻璃隔斷現如今已經成為了生活中辦公少不了的材料,玻璃隔斷能將統一的空間分散開,能完好的體現一室多用的效果,但是美麗的背后也會有一些瑕疵出現,比如玻璃隔斷的抹灰層時常出現一些裂紋。接下來我們一起看看去年發生在濟南的因玻璃隔斷斷裂發生的事件。

濟南玻璃隔斷

  20日晚,在濟南東部一家玻璃廠工作的陳齊,(化名)與工友一起抬起一塊高約兩米的玻璃。沒成想玻璃上部已有裂紋,掉下來的一塊玻璃直接扎在了陳齊的脖子上,頸動脈被割裂瞬間血如泉涌。緊急送往濟南市立三院后,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手術,才將半邊被隔斷的脖子接好。

  玻璃割斷半邊脖子

  今年30歲的陳奇,是濟南東部一家玻璃廠的工人。8月20日,當他與工友蹲下一起抬起一塊大玻璃時,發生了意外,墜落的玻璃直接割斷了他半邊脖子。

  據了解,陳奇與工友一起抬的是一塊高約兩米的大玻璃,當時正放在一處高約二三十公分的架子上。不過,陳奇抬起玻璃的時候,并沒有發現玻璃的上方早已有裂紋,抬動中破碎的玻璃直接扎在了陳奇的脖子上。

  “接著就噴出來很多血,他趕緊用手摁住了,沒過5秒就暈倒在地了。”陳奇的工友回憶,當時他們趕緊找來棉布,死死摁住陳奇脖子上的傷口,來不及叫救護車,開車便送到了離得不算遠的濟南市第三人民醫院。

  “患者從車上抬下來時,渾身上下被血染紅,意識不清,已經休克。”濟南市第三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說,接診醫生立刻用厚紗布填塞進傷處,填滿后再用手按住,這才暫緩了出血。

  經檢查,陳奇頸部有二十多厘米長傷口,深度達5厘米,左側頸部動脈、靜脈、肌肉完全斷裂,并且傷到頸椎椎體,萬幸沒有傷到氣管。但頸動脈、靜脈的離斷導致的洶涌出血,也讓他失去了自主呼吸,血壓也監測不到。

濟南玻璃隔斷

  全身的血幾乎換了一遍

  “一眼就能看到白花花的頸椎椎體,切斷的脖子歪歪斜斜,要不是大家用手固定著,整個頭簡直就要掉下來!”經驗豐富的急診科醫生也吃了一驚。吸氧、心電監護、兩部靜脈通路快速補液,陳奇被送往手術室緊急搶救。

  經過3個多小時的搶救,醫生將陳奇左側完全離斷的頸動、靜脈進行了結扎,一條條游離的神經和離斷的肌肉也被依次縫合。

  據參與手術的醫生姚保兵介紹,病人僅在手術中出血就達3000毫升,還不包括術前轉運途中的出血,手術中輸紅細胞14個單位(一個單位紅細胞懸液相當于200毫升全血),冷沉淀10U,加上血漿等等,病人血液幾乎全部更換。”

  經過一系列的搶救措施,陳奇血壓基本維持在正常水平,但仍然昏迷沒有自主呼吸。隨后陳奇被送往ICU監護治療,輸血、補液、生命體征監護、腦復蘇治療,經過一夜的搶救,陳奇終于恢復了自主呼吸。

  “今天上午情況轉好了,生命體征平穩、意識清醒,能做一些簡單的動作。”該院重癥監護室主任劉浩介紹,目前陳奇已經可以正常交流,并進食一些流食,不過因為失血過多,大腦反應有些遲鈍。

  “接下來可能還要在ICU觀察幾天,以防大量輸血,導致肺臟、肝腎功能的損傷。”劉浩說。

濟南玻璃隔斷

  1、導致濟南玻璃隔斷出現裂紋的原因有這些:

  玻璃隔斷的抹灰層由于處理不平整,灰層涂抹的薄厚不均勻,在灰漿干燥硬化的過程中,由于薄厚差別較大,就會產生不等量的收縮,從而出現裂縫。

  濟南玻璃隔斷在安裝時計劃不周或者是施工順序出現錯誤,在涂抹完灰漿之后管線穿墻需要鑿洞是,墻體由于受到劇烈沖擊振動而產生不規則裂縫。

  2、怎樣避免濟南玻璃隔斷裂紋現象

  要特別注重濟南玻璃隔斷的安裝和維護:

  正確的使用濟南玻璃隔斷材料,在安裝時不要隨意晃動或者被尖銳物撞擊,以免濟南玻璃隔斷發生滑落。

濟南玻璃隔斷

  濟南玻璃隔斷要遠離易燃物,同時要保證隔斷表面的定期清潔,讓您的隔斷處在一個整潔的環境里,盡顯舒適氛圍。選玻璃隔斷到鴻源,鴻源玻璃隔斷的選用國家一級環保材料,環保性能強,質量更穩定。


相關文章: 濟南玻璃隔斷

工程案例 / Engineering case
  • 100系列大酒店活動隔斷 100系列大酒店活動隔斷
  • 85系列會議廳活動隔斷 85系列會議廳活動隔斷
  • 65系列酒店活動隔斷 65系列酒店活動隔斷
yy111111少妇影院_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无码_欧美熟妇猛性xxxxx自喷_hdsextube9熟妇俱乐部_国语自产偷拍精品视频偷拍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